盲盒审美疲劳泡泡玛特二手遇冷

“如果遇到一些喜欢的款式,或是之前很多次都没有抽中的隐藏款,我现在基本会直接到咸鱼、千岛这样的二手平台上去找。”对于还在上学的南夏来说,花最少的钱买最喜欢的东西,是她如今信奉的消费圣经。

她为《豹变》算了一笔账:泡泡玛特商城中标价59、69元的普通款盲盒,在二手平台上最低10几块钱就能包邮拿走;就算是相对稀有的隐藏款,二手平台上的溢价也能控制在几倍之内。“这比不计成本‘抽’的代价要小太多了。”

不过,南夏也观察到了这样一种现象——主流二手平台上盲盒的价格整体在走低。就算是去年大热的MEGA珍藏系列1000%大娃,在发行同期炒高至原价十几倍后,如今也回到与发行价差不多的水位。

在盲盒玩友圈中,玩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种:重度氪金玩家、热情度玩家和一般玩家。

如果从年消费金额进行归类,玩龄已有三年的小金给出了自己的划分标准:年消费在20000元及以上的属于重度玩家;年消费在5000-20000元之间的属于热情玩家;5000以下则属于一般玩家。“当然这里仅指盲盒,不包括盲盒IP推出的大体、手办和周边等产品。”

《豹变》在与身边不少潮玩爱好者沟通后发现,现实生活中,重度氪金玩家其实极少,热情玩家占比大概在20%左右,剩下的主要是一般玩家。

“我觉得自己属于热情度较高的玩家吧”,小金最喜欢的款是泡泡玛特的Dimoo以及“社会大学”系列,“三年前刚入坑时,是我高频购买盲盒的时期,当时自己比较注重盲盒总数,所以在同期也开始关注了更经济实惠的二手平台。”

但在小金眼中,他认为只有千岛这样的垂直二手潮玩平台才是玩家们真正主阵地。“千岛相对便宜、假货也少,还可以炒娃;闲鱼上的商品太泛,有时候会有假货,且价格也比较高。”

除了上述两个平台,小金认为小红书、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也承担了一定的二手交易的功能,但更多是以物易物,小金将其定义为“佛系换娃”。

当《豹变》问到如何看待“近日有媒体曝出,泡泡玛特部分限量款产品二手价格出现下跌”?小金认为要分情况来看待。

“常规款大多逃不过跌价的宿命,除非个别设计特别可爱的热款,比如Dimoo摇滚唱诗班,价格还算是稳定”,据小金观察,真限量款的二手产品保值增值的情况尚可,比如Molly Space100%的那套盲盒,目前看几乎都在原价以上。

去年8月中旬,泡泡玛特限量发售了MEGA珍藏系列两款“大娃”产品,分别为400%大小和1000%两种大小规格。仅在淘宝天猫这一家电商平台上,这两款产品就有超过98万人参与售前的抽签。

由于限量款最大的商业价值在于“稀缺”,因此,这两款产品在二手平台上的标价也水涨船高。根据公开资料,当时发行价为4999元的泡泡玛特MEGA珍藏系列1000%的大娃,在闲鱼就喊出了89999元的天价。

而如今,这款差点摸到6位数的产品热度已不似从前。在闲鱼,其标出的价格区间在4700-10000元范围内,最高也不过是发行价的一倍。而在小红书上,有关“泡泡玛特退坑”的笔记高达万余篇。

“我的第一个产品是泡泡玛特毕奇系列的小蘑菇款,这是当时实习结束后办公室一个老师送我的小礼物,至今还摆在我家里。”

文艺范儿的陈曦是去年才踏入职场的一名新媒体新兵。尽管在学生时期她就动辄拿出700多元去店里端盒,但现在的她坦言,自己已经有段日子不怎么玩盲盒了。即便遇到喜欢的系列推出新款或稀有款,也不再动心。

陈曦向《豹变》讲到,自己最近非常喜欢SKULL PANDA系列,觉得这个系列的女设计师也很酷,但出于一些现实问题的考虑可能也要退坑了。

她讲到,“一个原因是自己进入职场后,发觉赚钱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真不如把钱花在我家两只宠物猫身上,给他们加个罐头。而且之前有媒体曝光过,泡泡玛特产品甲醛含量超标,然后我还刻意去观察了一下,发现家中那个放娃的柜子里确实有比较重的甲醛味”。

除了上述原因,陈曦说作为北漂一族,每隔一段时间就可能搬家,而这些细碎的小东西太容易磕碰或者丢失了,“一想到这些就不想再入手了”。

“新同事们好像都不太喜欢,新公司似乎也不允许员工桌面上摆放得很夸张,加上我家里真的也是放不下了,所以就不怎么买了。”但小金马上笑着接了一句,“不过Dimoo我还是会端盒的”。

南夏是2020年入坑泡泡玛特的,不过2年的时间,她对盲盒的热情也没有那么高了。“一个是新鲜劲过了,另一个是之前买得太多了,家里已经有4个娃娃收纳盒,实在没地方放了。”

在所有做盲盒的品牌中,南夏表示,整体看下来还是泡泡玛特做得相对更精美,但其价格也不断上调,从最初的49/59元涨到现在的69/79元。在她看来,过快的价格上浮,是阻挡年轻人入坑的原因。“这样的价格已经打败了猎奇心理,使得人们不得不去考虑性价比的问题。”

同时她还发现,“今年泡泡玛特门店里的人也没以前那么多了,可能是受到疫情的影响。之前无论是在线下店里、还是线上平台,很多刚上市的新品盲盒都是一抢而空,现在很多新品发售一段时间后依然可以买到。”

关于二手盲盒的一些购买心得,小金也会在他小红书账号“韬韬爱吃”上做出一些分享,点赞量、互动量,甚至是咨询量都颇高。只不过相较于得意自己笔记影响力,他更想提醒二手玩家的是:购买二手产品之前,要能容忍不小心买到假货或正品有一些小瑕疵,因为从经验上看,二手商品不会100%没有任何问题。享受到了低价,就不要太苛责完美。

站在大市场的角度来看,无论今天泡泡玛特在人们心中是哪般形象,不容否认的是,它的出现和存在的确带火了中国的潮玩市场,以及盲盒这种“X式惊喜”的营销模式。

寥寥数年,无论是玩具、鲜花,还是餐饮、零食,亦或是酒店、旅游产品,当人们再次环顾四周时才惊觉,这已是一个“万物皆盲盒”的时代。

但硬币都有两面性。“盲盒经济”繁荣过后,人们逐步对个性、神秘感的追求变得钝化,出现审美疲劳。而一些商家借盲盒名义“割消费者韭菜”,也恶化了人们对这种模式的美好印象。

除了消费大环境所带来的影响,泡泡玛特如今的境遇,也与自身有着直接的关联。

比如有很多玩家都反映,泡泡玛特近年来推入市场的IP系列,会让人们觉得公司设计师真的有点“江郎才尽”了;还有一些消费者表示,品牌方大搞“饥饿营销”、随意涨价、品控售后较差等行为,降低了品牌友好度;门店服务管理不到位,也是消费者吐槽的重灾区。

财报数据能反应一些问题。根据泡泡玛特不久前发布的中期业绩显示,2022上半年,公司录得营收23.59亿元,同比增长33.07%;净利润3.33亿元,同比下滑7.23%。这是泡泡玛特自2020年底在港上市以来,首度出现业绩下滑。

伴随泡泡玛特经营业绩的下滑,其市值缩水程度也十分明显。截至9月14日港股收盘,泡泡玛特的股价为18.50港元/股,总市值为255.4亿港元,距离高光时刻1500亿港元的市值已跌超八成。

对此,知名投行高盛发布研究报告,将泡泡玛特2022年至2024年净利润预测下调24%至37%,以反映其收入和利润波动的可见性较低。公司表现不佳是由于激烈竞争和扩张投资导致毛利率的不确定性,利润率状况波动超过预期。

另有分析人士指出,泡泡玛特的商业模式从本质上讲,与传统的玩具生意并无太大差异。想要让消费者持续用真金白金买单,除了具有较强的IP运营能力之外,供应商管理能力同为重中之重。

当然,泡泡玛特也在朝这些方向努力:加快海外消费市场布局,发力新IP和高端产品线抬升公司盈利能力,以及对门店和供应链管理的升级等等。

尽管泡泡玛特能否重回巅峰、甚至超越从前,目前尚无法给出一个结论,但泡泡玛特如果能够坚守核心价值,同时在消费者洞察上下一番功夫,破局之路或许仍有机会。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