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什米尔软黄金!

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也是一场全球羽绒服时装秀,羽绒服无疑已是当下全球最流行的保暖衣。不过,世界上最珍贵的保暖服并非羽绒,而是另一种面料——羊绒。

羊绒是目前人类能够利用的所有纺织原料中最珍贵的,它温暖轻柔、造型优雅,同时,高昂的价格也将普通消费者拒之门外。

在上海的一家巴基斯坦商店,我被精美绝伦的羊绒织物吸引。老板是位头戴白帽的,讲着流利的中文。

“这可是正宗的克什米尔羊绒披肩,来一条吧!”老板说,“Cashmere from Kashmir(克什米尔的开司米)!”

我被羊绒精美的花纹和柔软的手感吸引,经老板推销,不禁想买,可一问价格,一条好几千人民币,有的甚至上万。

这些羊绒来自巴基斯坦控制的部分克什米尔地区,标有“Made in Kashmir(克什米尔制造)”字样,羊绒的英文名Cashmere(开司米)与地名Kashmir(克什米尔)发音完全一致,这只是巧合吗?二者有何关系?

羊绒也叫“软黄金”,以克论价,被称作“纤维宝石”。它是生长于山羊粗毛根部的一层细绒,是稀有的特种动物纤维。羊绒的英文名“开司米”(Cashmere)取名于地名“克什米尔”(Kashmir),在一些国家,羊绒也被直接称作克什米尔。克什米尔地区曾是羊绒向欧洲输出的原产地,可以说是羊绒的鼻祖。

中国曾长期被视作世界纺织业的中心,中国丝绸自公元前2世纪开始沿丝绸之路输入欧洲。18、19世纪以来,羊绒成为继中国丝绸后又一受西方追捧的珍稀面料。羊绒以其稀缺性和高品质,成为西方上流社会地位与财富的象征。

克什米尔是全世界最具危险性的领土争议地区之一,印度与巴基斯坦为争夺该地发动多次战争,争端至今仍未解决,同时,这里也是稀有保暖面料羊绒的重要产地。

羊绒是山羊身上的细绒,入冬时长出,入春后脱落,是动物纤维中最细的,小而光滑,纤维中间有空气层,重量轻,手感滑糯,柔软保暖。羊绒非常稀有,仅占世界动物纤维总产量的0.2%,一只山羊平均只能出产150g羊绒。

羊绒(cashmere)与羊毛、绵羊绒等冬季流行保暖面料截然不同。羊绒长在山羊身上,羊毛长在绵羊身上,“山羊绒”(即羊绒)与“绵羊绒”是内在质量截然不同的两种产品,前者的价格一般是后者的5倍。羊绒与另一较为人熟悉的美利奴羊毛(Merino Wool)也不相同,后者产自澳洲,面料达不到羊绒的细度。

现在服装界使用的羊绒是开司米(Cashmere),细度在12-21微米,羊绒中最高级的沙图什(Shahtoosh)和帕什米那(Pashmina)已近消失。

羊绒最高等级沙图什细度在10-12微米,取自藏羚羊,一条沙图什披肩市价可达2万美金。藏羚羊是青藏高原近危物种,已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印度、尼泊尔明令禁止藏羚羊贸易,美国立法禁止在境内销售藏羚羊产品。因此,沙图什现在已从合法市场消失。

羊绒中仅次于沙图什的帕什米那也已基本消失。帕什米那来自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拉达克(Ladakh),当地的游牧分支张帕人(Changpa)几个世纪以来靠养羊取毛为生。羌塘高原气候极寒,几乎是无人区,这里的山羊绒细度可达12-16微米,用当地山羊绒制作的手工帕什米那披肩,平均制作工时180小时。

克什米尔并非羊绒的唯一产地,中国、蒙古、阿富汗、中亚各国都有羊绒出产,克什米尔之所以被视作羊绒原产地,甚至将羊绒直接冠名为“开司米”或“克什米尔”,是因为西方人,特别是英国殖民者的到来。

17世纪,法国人Francois Bernier首次将克什米尔的羊绒带入欧洲,18世纪起,羊绒披肩逐渐在欧洲上层社会流行。

1812年,英国人William Moorcroft受英国东印度公司委托前往喜马拉雅山探险,他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现了羊绒的价值,认识到这种面料将在欧洲大放异彩,于是他将羊绒带入英国。为了在英国本土培育出羊绒工业,他还将克什米尔的山羊装船,海运到英国,但以失败告终,然而羊绒加工作坊却在英国和法国生根发芽。

克什米尔地区的羊绒文化历史悠久,奢华的沙图什最早曾是卧莫尔帝国王公的专有服饰。

在古波斯和印度土邦的封建议事厅,即杜尔巴会议(Durbar)上,羊绒是王公贵族的标配,男性将之披在肩膀和腰部,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。

克什米尔地区的羊绒采取人工取毛、手工编织与花纹刺绣,羊绒往往图案华丽、色彩浓郁。最有代表性的印花是buta。buta源自波斯语,是拜火教图腾,象征盛开的花朵或柏树,也象征火苗、凤凰、太阳、老鹰,形状近似腰果、杏仁、泪珠或菠萝。

你可能对buta陌生,但对它的另一个名字Paisley一定有所耳闻。Buta图案被英国东印度公司引入英国后,开始在苏格兰的佩斯利小镇生产,因而得名。

羊绒披肩得到欧洲贵族女性青睐,法国约瑟芬王后和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都是羊绒披肩的忠实粉丝,相传约瑟芬王后的羊绒披肩多达300-400条。

作家狄更斯1852年写到:“倘若有服饰是永恒的,那一定是羊绒披肩。”在英国作家盖斯凯尔的小说里,羊绒披肩常与童话故事、中产阶级女性婚姻联系到一起,女主人公与未来丈夫相遇时,就身着羊绒披肩。

19世纪的羊绒披肩就像今天的珠宝、腕表、艺术品一样,是富裕家族的传家宝。由于彼时的英国法律禁止女性继承土地,羊绒披肩就成了女性可继承的财产,用来作结婚的彩礼或嫁妆。

羊绒工业在19世纪被陆续引入英、法、俄、波兰等欧洲国家,英国的佩斯利、格拉斯哥、剑桥,法国的巴黎、里昂都是欧洲羊绒制造中心。这种原属印度、伊朗的贵族男性服饰,转变成欧洲贵族女性着装,在18、19世纪的200多年里,是最受西方瞩目的奢华面料。

克什米尔地区78%的人口是,印度教徒占20%,其余是锡克教徒和藏传佛教徒,包括巴控区和印控区。

克什米尔一词来自梵文,意为水竭之地,曾是湿婆教和佛教圣地,1587年卧莫尔帝国阿克巴大帝征服克什米尔,1752年阿富汗杜兰尼王朝统治这里,1819年以拉合尔为首都的锡克帝国控制克什米尔,不久就遭到英国人垂涎,双方爆发英锡战争,英国通过1846年的《阿姆利则条约》取得查谟-克什米尔,并于1889年成立摄政委员会。印巴分治后,克什米尔成为争议地区,至今仍是全球最容易爆发冲突的地区之一。

英国在逐渐控制克什米尔地区后,羊绒被快速推入英国社会。维多利亚女王对印度文化十分喜爱,她曾与一位印度仆人交往密切,还在英国修建了一座印度风格的杜尔巴会客厅,她是羊绒披肩的资深收藏家,留下不少珍贵影像。

如今克什米尔的羊绒工匠已所剩无几,价格高昂、匠人短缺和政局动荡使得克什米尔地区的羊绒业逐渐衰落,从世界羊绒中心的位置坠下。

但羊绒仍是世界上质量最高、价格最昂贵的纺织原料。在全球奢侈品市场,羊绒产业2025年预计达到42亿美元。英国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亚、美国都拥有高品质羊绒品牌。

中:Brunello Cucinelli的灰色羊绒T恤是扎克伯格的标志性个人风格;

如今,冬季时装业已是羽绒服的天下,羽绒服因科技、环保、便捷和不断提高的保暖性,成为最受欢迎的服装。各大羽绒服品牌占据冬季服装业大半江山,挤压着羊绒的生存空间,羊绒日益退入小众市场,动物保护组织滔滔不绝的抨击也让羊绒业更加低调,逐步从服装产业淡出。